美高梅官网正网

惜别流沙河“蟋蟀”不再鸣唱

  人民网北京11月23日电 (郭冠华)2019年11月23日下午三点四十五分,著名文化学者、诗人、作家流沙河在成都因病去世,享年88岁。

  流沙河原名余勋坦,生于1931年11月11日,成都金堂县人。他的主要作品有《流沙河诗集》《故园别》《游踪》《台湾诗人十二家》《隔海谈诗》《台湾中年诗人十二家》《流沙河诗话》《锯齿啮痕录》《庄子现代版》《流沙河随笔》《Y先生语录》《流沙河短文》《流沙河近作》等,诗作《就是那一只蟋蟀》《理想》被中学语文课本收录。

  流沙河自幼喜爱读书,4岁开始研习古文,能做文言文。1947年春,他考入省立成都中学高中部。和当时大多数热爱文艺的青年一样,他的兴趣迅速转向了新文学。

  1949年,他以最高分考入四川大学农化系,才刚刚入学半年的他也再按捺不住自己的热情,转而弃学以追逐自己的作家梦。

  1950年,他出任《川西农民报》副刊编辑。此后又调入四川省文联,任创作员、《四川群众》编辑。1957年1月1日,他提议并参与创办的《星星》诗刊正式建立,这是新中国第一个官办诗刊。《星星》面市,一度好评如潮。

  1982年,流沙河在诗刊《星星》上开了个专栏,最早介绍台湾现代诗。后来,他把这一系列集结出版《台湾诗人十二家》,引起了轰动。正因为流沙河的欣赏和推介,余光中在大陆有了广泛的知名度。

  1982年夏,余光中致信流沙河,说起四川的蟋蟀和故园之思,4年后,他又在《蟋蟀吟》中写下“就是童年逃逸的那一只吗?一去四十年,又回头来叫我?”流沙河感慨之余,写了《就是那一只蟋蟀》作答,绝妙无比,一时传为佳话。

  流沙河一生创作过大量优秀诗文。迄今为止,流沙河已出版小说、诗歌、诗论、散文、翻译小说、研究专著等著作22种,荣获了中国作协颁发的“从事文学创作70年荣誉证书”。

  流沙河一生与汉字结缘。近二十多年,流沙河专心研究汉字和人文经典。从诗人到学者,从作家到文人,流沙河晚年全身心投入到研读中国传统典籍、说文解字的工作中,出版了《解字一百》《白鱼解字》《正体字回家》等著作。对此,他的内心充实而满足:“白鱼又名蠹鱼,蛀书虫也。劳我一生,博得书虫之名。前面是终点站,下车无遗憾了。”

  2011年,流沙河挑了100个汉字,先出了一部“试水版”的《文字侦探》。从那时起,“文字侦探”就成了他的绰号,现在更有人称他为“破解汉字奥秘的中国首席大侦探”。

  2017年8月,86岁高龄的流沙河出版了《字看我一生》,对文字的解读可称一家之言。他曾说:“我们的母语形成我们的文化,中国人的灵魂就在汉字里,这是祖宗留给我们的精神财产。它使得每一个中国人的记忆都还保留着我从哪里来的印记”。

  2019年也是流沙河停止写诗后的第30年,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他的《流沙河诗存》,诗人流沙河再度归来。 据了解,这本“诗存”选自他曾经出版的六本诗集,它们是1956年7月重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农村夜曲》;1957年5月作家出版社出版的《告别火星》;1982年12月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《流沙河诗集》;1983年9月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游踪》和1983年11月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故园别》,以及1989年12月花城出版社出版的《独唱》。这些诗集成了《流沙河诗存》的择优本,其所汇篇目均由流沙河胞弟亲自选录。

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,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。《见证人丨致敬改革开放40年·文化大家讲述亲历》邀请改革开放40年以来当代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艺术大家,分享其求艺之路的艺术探索与思想感悟。

  人民网文化频道与“文脉颂中华·书院@家国”媒体团一同实地走访六大书院,深入挖掘书院文化中蕴含的丰富哲学思想、人文精神、教化思想、道德理念,探讨书院参与地方及国家文化建设的作用、贡献,为治国理政提供有益启示。

上一篇:碧波豪庭交楼逾期5个月开发商一拖再拖

下一篇:没有了